Mark_痕

新浪微博:Mark_痕,欢迎同好勾搭

【盾铁】春冬之时 PG 渣文笔依旧 少量涉及哨兵向导

Part 1


人们都知道Tony Stark——当然,除非你一生都处于封闭之中,和外界没有任何联系。否则你不可能不知道亿万富翁、钢铁侠、花花公子、慈善家Tony Stark;人们也都知道Tony Stark是一个向导。

向导?!即使心里清楚这是确凿的事实,每每提及还是令人惊讶,虽然——Tony Stark如此频繁地出现于公开场合,几乎不可能掩饰自己的属性。再说了,对于超级英雄来说,哨兵意味着更高的战斗力,他何必要谎称自己是向导来面对大家的质疑呢?

可是,他冲动、勇敢、强大,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都更符合哨兵的特征,而不是辅助哨兵作战、以精神力为武器的向导。
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的向导能力确乎优秀。整个复仇者联盟里,只有他一个向导,而他却可以在作战之中/后,担当重任安抚整个团队。

“钢铁侠,你九点钟方向的那幢红色大楼顶层有人员未疏散,及时援救;Banner,暂时保持冷静,不到必要时刻不用请大家伙上场;Window、Hawkeye,阻止敌人接近市民;Thor,it’s your time,尽快消灭敌人…”

繁华的纽约,似乎总是免受不了频繁的攻击。来自各个星球的入侵者过于密集的攻击让复仇者颇有些手忙脚乱。勉强完成战斗匆匆返回大厦稍作休息,不过几日便又要面对新一波敌人。

“感觉我们在玩真人版植物大战僵尸,而且我们这些植物可消耗却没有那什么该死的‘太阳”补充能量!”

纽约也跟着连连翻新。

“Fury会哭的。”
“钱是我出的他哭什么?!不过我敢打赌Fury看见工作报告一定会哭——虽然我的也不赖,但瞧瞧人家的武器,啧啧..”
“我听见了口水吞咽的声音!”

“你们两个集中精力,减少损失,尽快结束战斗!”

再说一次,作为联盟里唯一的向导,Tony还是很有用处的。
战斗结束后,哨兵精神疲劳,又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异常亢奋,对自身的控制力大大降低,很容易发生冲突。而Tony,可以运用他强大的向导能力安抚众人,避免灾难性后果。

当然,作为本就不善于直接作战的普通人,在大幅度体力消耗后又安抚完几个强大的哨兵后,累得一根指头都不想动。打了个招呼就先行飞回Stark大厦补觉。

“这回我要睡个几天几夜!J,除非有世界大战,否则别打扰我。”

“Miss Potts找来也是一样处理吗?”

“呃..”他还想多活几天,“这种情况除外。”

最终Tony也没有如愿实现自己的豪言壮语。才不过睡了十几个小时,就听见Jarvis的声音:“Sir..”

他翻个身将头埋入被子,妄图忽视一切干扰。

“I have been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,
darling don’t be afraid ….”

“停停停!我起来了!”Tony一个鲤鱼打挺(没成功)从床上蹦下来,“到底是谁教你这个法子的——用这种东西?”

“是我擅自下载下来以防您赖床;的确好用。”

..我绝不会和你斗嘴,因为从最近的多次结果分析,胜负的局面堪忧。

“好吧,到底有什么事…”Tony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。

“队长离开了。”Jarvis方才还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陡然沉重。

“哦这事至于把我叫醒吗?老古董不熟悉这个世界四处走走而已嘛,难不成他还叫我陪游..”

“根据已知消息,队长在完成任务中遇到了冬兵,即队长的好友Barnes上校。”

Tony沉默下来。原来还是..早该想到的..

“Sir..”

“Mute.”
Tony疲累地挥了挥手,仿佛刚刚而不是十几个小时前经历一场交战。

带着不可错认的迷茫与悲伤,一瞬之间又如泛波澜的湖水重归平静一样敛去,清风吹过本就不多的沙尘那样空白干净。

不论他们之间是否还有别的感情,这长久陪伴缠绕不清的羁绊、失而复得的过去的碎片、Steve的道德都不会让他轻易放手。到时自己该是个什么位置呢?连目前磕磕碰碰发展的好友关系都要被取代了。
并非是他想得太多,只是可预期的未来就在那里摆着。

“你并不如你所以为的那样爱我..”
和他分手时,Pepper这样告诉他。
他虚弱地否认,即使心知她是对的。
Pepper总是正确的。
但他不能,他不能直接找到那个金发大个子摊牌:“嘿,我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我爱着你。我们在一起怎么样?”
先不说Steve会不会尴尬,毕竟他看上去是那么的直;即使队长不说什么,他们的关系也岌岌可危——哦,知道自己的队友爱着自己难道不令人发愁吗? 
他欠Pepper这么多,而他以为和Pepper在一起,甚至曾经一闪而过的结婚念头也挺好。不至于辜负Pepper。好歹,总还有一个人是幸福的。
但Pepper离开了,生生将规划的前景撕扯得粉碎,然后现实又再次逼近,无孔不入的渴望折磨着自己。

布谷鸟缓缓成形,不像平日那般欢腾,停在自己肩头安静地梳理羽毛。
Tony抬手轻轻抚摸她。
“小不点…”


小不点第一次出现时,是父母下葬那天。

Tony和一干认识不认识的人们,淋着暴雨站在墓地里。
这墓地大得过分,强调着墓地主人的身份同时,又赋予了难以躲避的冷清。

你们可曾安眠?撇下我独自想念。

该有的肃穆,在暴雨的冲刷下愈发加强。无形的压力压迫着,Tony几乎跪倒在地。

我不再要生日礼物了,我会好好地,我也不会嫉妒美国队长夺走你们的注意力了。

你们能回来吗?

人们陆续献上白花,表情悲恸。可是太过虚假。Tony厌恶他们,厌恶他们玷污了这里。可他不能要求他们离开;被放养的他,深谙交际之道。

“走吧。”为自己撑伞的Jarvis拍了拍自己的肩膀。
Tony抬头看他,Jarvis也用他那灰蓝的眼眸回望他,其中有毫不掩饰的沉痛与关心。
他无声地点点头,乖巧地跟随Jarvis先行离开。
一朵黑色的伞,在淋淋沥沥的雨中缓缓移动。疾风掠过,在广阔的雨景之中醒目地脆弱摇摆着。


夜间,一个小小的人全然不惧墓地的阴森一般,偷偷溜到这里。

白天的雨还没停,滴滴答答地继续。该是缠绵的雨,于此却平添凄冷。

努力睁大眼睛,雨水如眼泪一般顺着脸颊流下,跌入脚下。

他站在这里,愣愣地木头一般。
似乎是永远,响彻耳边的只有雨声,杂乱的啪嗒声渐渐统一,秒针机械地转动。

肩膀上忽而有了重量。并不沉重,反倒带来一种安心感。
转头看去,不甚清晰的眼前出现一只小小的布谷鸟。

“你是我的精神动物吗?”小小声,怕打破了什么梦。

鸟儿歪头看了看他,轻轻地“布谷”了一声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谢谢你的出现,给我慰藉,陪我一起度过这一夜。
这一夜过后,一切都会改变。

黑夜漫长的仿佛永夜,却总有尽头。
遥远的地平线现出一道白色的光。这光,在这无穷的黑暗不值一提。然而不过片刻,扩张整个天幕。
雨倏然而停。


TBC

评论(1)

热度(3)